《清平乐》风雅颂的大宋美学

2020-07-06 14:30:16 新闻来源:网络
  《清平乐》是一个唐代教坊的曲子名,后来被用作词牌。从起源来看,应当读成“yuè”。尽管按照“清平”二字的词意,也可以与“乐(lè)”组成词组,但是在作词牌名时,还是读“yuè”更合适。

  目前学界关于这个词牌的发音,大致有三种说法。其一,《清平乐》源于李白的《清平调》,用的是古音律清调、平调的意思,应当读“yuè”;其二,《清平乐》是唐朝教坊自创的舞曲名,后作词牌名,从后代词作的描述来看,应当读“lè”;其三,“清平”二字得名于南诏乐曲,用的是南诏职官——“清平官”的名号,应当读“yuè”。

  第一种说法,既然曲子是按古代音律的分类方法来作的,那么曲子的名字,自然就要按照古代音律的名称来定了。因此,“乐”字当读“yuè”。

  也有人认为,《清平乐》并不是起源于李白的《清平调》。因为李白写的三首诗,全都是七言绝句,句式和格律与词牌完全不是一码事。所以,关于这个词牌发音,也不能按他的诗来解释了。那么,“清平乐”三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何光远《鉴诫录》引用古诗:“阿家解舞清平乐,新妇能抛白木球。”看来,它是舞蹈伴奏。北宋词人仲殊说,“解舞清平乐,如今向谁说。”看来,它就是一种舞蹈。

  第三种说法,《清平乐》是南诏乐官名,读“yuè”。

  民国翻译家杨宪益则认为:这个词牌名源于南诏国,南诏国官员中有一个职位名叫“清平官”,唐朝南诏与中原文化交流频繁,南诏民乐传到了唐朝宫廷中,就用“清平官”的官名来命名了。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清平乐》的“乐”字,显然就是“音乐之乐”。读音当然要读成“yuè”。不过《清平乐》这个词牌的曲调早就失传了。

  《清平乐》是一个表现力极为强大的词格。上阕长短错杂,比较轻快,下阕则平顺舒缓。两阕之间,变化无穷,它可以包罗多种情感。因此,历来受到词人们的欢迎。对于音乐而言,欢乐是音乐,悲愁是音乐,痛苦是音乐,愤怒也是音乐。七情六欲,五味杂陈。如果只把《清平乐》的“乐”定义成“欢乐的乐”,就限制了它的表现力。

  剧集看点“名士天团”走入人们视野

  晏殊是剧集开篇第一位名臣名士。少年仁宗得知自己身世后直奔永定陵,执意要见在此守陵的生母李顺容。旁人拦不住,晏殊策马赶来规劝,几番回合,他不是雨中吟唱“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婉约词人,而是帝师晏殊、政治家晏殊。一幕戏交代人物关系,也透着几分剧作的野心。

  宋仁宗在位42年,几乎是中国封建王朝历史上文学艺术最为璀璨的时间。除了晏殊之外,范仲淹、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文彦博、韩琦、吕夷简、黄庭坚、米芾、包拯等青史留名的人物,都涌现在仁宗执政时。怎样为这些青史留名者安排兼顾历史真实与戏剧节奏的故事,颇为考验剧作能力。

  不妨看看剧中几位名人登场的安排。欧阳修的出场意气风发,乡试、会试都是头名,只待殿试之后“连中三元”。他对自己确信无疑,大笔一挥就在市集贩售的袍子上题词“状元袍”,坊间对他、甚至晏殊对他都颇为推崇。可太后和吕夷简却旁敲侧击,写了艳词的状元怕是有违朝堂体面。仁宗审度后一锤定音,把欧阳修摘出前三,判为十四名。文人的风流桀骜、太后与皇帝的暗流涌动,尽在欧阳公高开低走的初亮相里。

  范仲淹的第一幕戏也有反转。他辞官为母守丧,受被贬为应天知府的晏殊提携,往应天府执教。那天,站在学府小厮面前的范仲淹,真真是筚路蓝缕的打扮。小厮只想将其打发走。争执不下间,晏殊赶到为其正名。为后人所铭记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洁之士,初露锋芒。

  而对苏舜钦、富弼等人,剧本借一幕女人戏引出。曹皇后曹丹姝仍在闺阁时,她和三名官宦家小姐插花聊天。看画面,眼前是一幅仕女图,精致的服化道里透着那个文星璀璨时代的诗情画意。仔细听她们的对话,小儿女情肠里,隐藏着的分明是一个“文学天团”的开端。

  剧情“太慢”?历史的温润沉淀细节中

  新剧刚开播时,不少观众嫌它太慢。那个年代为何能温润安宁、海晏河清,这与宋仁宗一直遵循的“宽柔以教,不报无道”不无关系,而他的“仁”也是在岁月里洗练出的。

  前两集讲到了少年皇帝与一碟蜜饯果子的故事。仁宗对生母唯一的记忆,是幼时她亲手制作的蜜饯果子。他示意皇后妃嫔在后宫大量炮制,送给太后品尝,暗暗宣战。“蝴蝶的翅膀”轻轻在宫内扇了扇,幼稚的小把戏不久后就付出了代价。当年,李顺容做蜜饯的手艺来自宫外的梁家铺子,秘方是在腌渍过程中添加药材。就因为后宫为讨好皇帝大量制作蜜饯,而宫外高门贵户家的女眷争相仿效,一时间,本是民间小食的药材和果子,都被抬成了天价。梁家负担不起,承载着仁宗对生母悼念的梁家铺子反而因他家破人亡。

  蜜饯果子引发的蝴蝶效应,让仁宗领悟到了“忍”,领悟到了自己强大之后的责任。“一言可福万民,一言可祸四海”的命运判词,早在那时就已写下。多年后亲政,他会做出一些在当代语境里颇为“善解人意”、具有共情的事。比如议事间感到口渴,他会默不作声一直忍耐,只因为担心那天值班负责备水的内侍会因此受罚;半夜饿得想吃烧羊,他也会忍住口腹之欲,担心自己开口索要,会带坏风气使得内侍从此连夜宰杀牲畜;看到民间歌舞升平,仁宗会说:“正因我宫中如此冷落,外面人民才会如此快乐,如果我宫中像外面如此快乐,那么民间就会冷冷落落也。”

  这些看似与故事主线无关,却又与主角性格环环相扣的细节,丰满了人物,也让那段时间为何能涌现如此多“以天下为己任”的士大夫,有章可循。如果说精致的服化道是古装剧审美的初级门槛,那么字里行间透出浓浓骨气和品性、各色人物都肩负文化承载与故事讲述的双重使命,这样的作品才是具有中华美学神韵的视觉艺术,才能不负中华文化吾土吾乡。 据文汇报

  美术指导是“老搭档”曾参与电视剧《知否》

  在《清平乐》的先导片放出后,观众词穷了,只能接连感叹“太美了!”一下子就把人拉到了北宋那个年代。该剧美术指导王竞在采访中透露,这部剧他把中国传统的美感,投入到了每一个场景中,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微观,一直在坚持对称、大气,来衬托那个年代皇家的威严,最大限度地还原了大宋的情景。

  《清平乐》的美术指导王竞,名列中国100位美术指导中,他曾指导过的作品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欢喜》《欢乐颂》《外科风云》等等,他是正午阳光的老搭档,配合得一直非常有默契,在《清平乐》之前,他们二位就在《外科风云》中合作过。

  美术指导王竞说,《清平乐》的场景布置,就在于拥有“大歌剧”一般宏大厚重的气质。《清平乐》中的人物服装也是下过一番功夫的。以素雅为主,颜色厚重有质感,并且样式也遵照了宋朝的制式。宋朝等级制度十分严格,在不同的场合,着装也有所不同。在文化高度繁荣发展的宋朝,审美上的极致,不得不引人注意,这也是这部电视剧,一定要突破的难关。

  剧中的宋代衣冠依照传世宋室皇家肖像、臣民像,结合多年研究经验,严谨还原,获得极好的效果。《清平乐》的服装造型基本无槽点,剧中的妆发为了贴近历史,采用了画风柔和的淡妆,美观大气。宋朝对女子妆饰的审美从热烈奔放向温婉、雅致过渡,女性的内敛和含蓄美被广为推崇,在色彩饱和度的选择上比前朝更低,更欣赏素雅的美感。

  比如女演员们日常戏份的发型基本以简单的盘发搭配素雅发簪点缀为主,清新内敛,但又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很自然地美成了一幅画。妆容也走清淡路线,没有原来宫廷剧中花花绿绿的打扮,粉艳浓郁的妆容,《清平乐》中的女性角色基本以淡粉色、桃红色、粉橘色唇妆为主。

  无论是温柔无争的苗娘子,还是美艳受宠的张贵妃,在妆容方面的体现并无过多落差。眉眼也是重清秀,以柔雾感平眉为主,眼妆以拉长勾勒轮廓的眼线配以淡色的晕染,宛如画中人。

上一篇:张翰郑爽复合?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上海都市网-今日上海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